當前位置:寧波到香港物流>> 天下

富二代網紅直播曬千萬存款 家族企業卻被指拖欠工程款

字體大小:
來源:成都商報

富二代網紅工地直播“翻車”了

“搬磚小妹”曬千萬存款 家族企業拖欠近32萬工程款?

“今天我要去體驗搬磚小妹的一天,我瞞着家裏人潛入自家的建築項目。現場所有人不知道我是集團大小姐。”網紅博主@曹譯文iris 在視頻中説。

不過,曹譯文在視頻中的種種舉動引發了網友的憤怒,有人指責曹譯文在視頻中的操作並不規範,也有人指責她是在炫富,而且還嘲諷普通的打工者羣體。

據天眼查APP,疑似曹譯文的家族企業上個月剛因32萬元的執行標的被列為被執行人。而視頻中,她曬出了自己的銀行存款高達1550萬元!

11月19日,負責曹譯文相關商務的人員告訴記者,對於現在外界的關注,他們“非常驚慌,正在處理中。

集團大小姐體驗“搬磚小妹” 視頻中秀銀行存款高達1550萬元

據紅星資本局不完全統計,目前曹譯文在微博、B站等平台的粉絲有238萬。她從2018年年末開始在B站等平台發佈視頻,視頻多是揭祕數百萬的高定禮服、鑽戒和包包等。總之,她在視頻中展現給網友的都是“有錢的富二代”形象。

在10月24日發佈的一期視頻中,曹譯文一改過去的風格,聲稱要隱瞞自己的身份去自家公司的建築項目,變成“搬磚小妹”進行打工體驗。

不過,所謂的“搬磚小妹的打工生活”遭到了網友的質疑,因為她在視頻中的表現更像讓建築工地的一羣員工陪着她玩過家家的扮演遊戲。

在她到達工地的時候,項目經理和項目監理等都親自出來迎接,而且,當有人提示她進工地前不戴頭盔要罰款時,她完全沒有隱瞞之意,轉過來對鏡頭稱“這個罰價還是我們定的”。

曹譯文在視頻中先後體驗了混凝土工、鋼筋工和普通木工等工作。

“到時候房子收工的時候,我就跟爸爸説,我要哪一棟的哪一户,因為那裏面有幾個釘是我釘的。”曹譯文在視頻中説。

在結束打工體驗後,工頭立刻向曹譯文轉賬當天的工資200元。在視頻畫面中,工頭看到了曹譯文的銀行餘額高達1550萬元,並對鏡頭露出了驚訝不解的神情。

由於這段畫面的鏡頭從不同角度多次切換,這也被認為是擺拍留下的痕跡。而對網友來説,整個視頻最令人不適的是,視頻標題以傲慢的姿態對這一次的打工之旅進行了總結——《累嗎?累就對了,舒服是留給有錢人的》。

視頻發佈後引網友眾怒

迴應:我們也非常驚慌,正在處理

曹譯文的這一期視頻發佈後,先是在小範圍內引起了關注,尤其是土木工程相關的從業網友指出了曹譯文在視頻中的操作不規範。

等到輿論逐漸發酵後,曹譯文曾在11月12日道歉,稱“這個視頻無意消費工人及其他土木工程的從業者們,但我作為視頻創作者在選題時考慮不周,無形中傷害了土木人們,對此我誠懇道歉。”

不過,遲來的道歉並沒有平息網友的憤怒,熱度不降反增,視頻的關注度也越來越高,關注點也從土木工程的規範操作偏向了曹譯文炫富。有網友表示對曹譯文擁有的財富並不羨慕也不嫉妒,但是她不應該在炫富的同時,還嘲諷普通的打工者。

在引爆輿論後,曹譯文先是把視頻標題修改為了《早安,打工人》,大約在11月18日傍晚,這個視頻被直接刪除。

紅星資本局注意到,普通的網紅博主都會和MCN機構簽約,但曹譯文在簡介中稱“本人就是老闆”。事實上,曹譯文名下就有MCN公司。

天眼查APP顯示,曹譯文目前是上海譯芃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譯芃文化”)和臻境教育軟件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臻境教育”)兩家公司的大股東。

11月19日,紅星資本局致電負責曹譯文相關商務的工作人員,對方稱,“我們現在對這件事情也是非常的驚慌,正在處理這件事,目前沒有辦法迴應。”同時,該工作人員強調稱,目前正在積極地解決這件事情。

家族企業

因拖欠32萬元成被執行人

紅星資本局注意到,前不久,曹譯文等人還登上了《TATLER尚流》9月刊,登上這一期封面的人物幾乎都是父輩有所成就的“富二代們”。

其中,該雜誌稱曹譯文來自建築世家,從她爺爺那輩人起,她的家族就一直在參與國內外的重要建築項目,比如參建上海迪士尼等。

曹譯文在採訪中稱,她有個哥哥,她沒有接班家族企業,但也無法完全背離。她創立的兩家公司——譯芃文化和臻境教育會孵化衣食住行各個領域的IP,再利用IP的聚合效應打造小資生活平台,反哺家族企業。

另外,紅星資本局通過天眼查APP發現,曹譯文曾擔任上海弘韜建設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為“弘韜建設”)的歷史股東。該公司的經營範圍包括房地產開發與經營、工業與民用建築和市政公用建設工程施工等,且78.57%的股份持有在曹姓股東(曹棟勝和曹真昊)手中,兩人疑似為曹譯文的父親和兄長。

值得一提的是,弘韜建設上個月剛被曲周縣人民法院列為被執行人,涉及的標的為31.91萬元。這近32萬元的執行標的只不過是曹譯文銀行存款的2%。

紅星資本局通過天眼查APP查詢,這一筆執行標的起源於2018年。

當時,弘韜建設將承包的防腐工程項目分包給了一名為許大永的人,該工程的驗收結果為合格,但未支付近32萬元的工程款。一審和二審法院均判定弘韜建設應付相關的工程款。

10月15日,曲周縣人民法院將弘韜建設列為被執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