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寧波到香港物流>> 最新

蕪湖酒店業“老字號”奧頓酒店為何歇業至今?

字體大小:
來源:蕪湖新聞網           編輯:張清晨

奧頓酒店歇業至今

2020年1月28日,位於蕪湖市中心的奧頓爾雅酒店在大門口的玻璃門上,貼出了一紙通知:為防控疫情,本店自2020年元月29日(正月初五)起暫停營業。恢復營業時間另行通知。轉眼到了2020年11月,10個月的時間過去了,別的同類酒店早已開業,而創立於1973年的這家奧頓爾雅酒店(原“蕪湖飯店”),始終大門緊閉,再也沒有恢復營業。

近日,記者來到了這家酒店,酒店大門仍然緊鎖,透過玻璃門看去,歐式風格、氣派非凡的酒店大堂的地面上,已經佈滿了灰塵,一樓咖啡館的布面沙發椅也已經開始發黴。酒店前後的停車位上空無一車。留守看門的一位老人告訴記者,酒店歇業好幾個月了,什麼時候重新開業,他也不清楚。

寄存了蕪湖人太多歷史記憶的老字號“蕪湖飯店”居然停業了?這引起了眾多蕪湖市民的關注。這家創立於1973年的酒店,與鐵山賓館、鳩江飯店這另外兩家國營酒店一起,被視為是上個世紀蕪湖賓館酒店業的三面“旗幟”。1996年,在歷經充滿波折的改制後,改名為“奧頓酒店”。

停業的背後,這家酒店究竟發生了什麼?一番周折,記者撥通了酒店經營負責人的電話,一開始,該負責人誤以為記者是想“接盤”酒店,隨後,弄明白來意後,這位負責人告訴記者,酒店可能在明年也就是2021年開業。但是否一定開業,作為管理者她也不能完全肯定,要看酒店老闆的想法。她也沒有提及酒店為什麼歇業長達10個月的原因。未幾,這名負責人又向記者轉告了公司實際控制人馬總的簡短回覆:謝謝媒體的關心。

奧頓爾雅酒店為什麼莫名停業?是經營不善還是其他原因?國內知名的企業查詢網站“天眼查”的資料顯示,奧頓(蕪湖)酒店有限公司,“自身風險”有189條,“周邊風險”有44條,“預警風險”有12條,但具體風險內容不詳。從最高人民法院所屬的裁判文書網上,記者查詢到了若干份判決書,這些生效判決文書顯示,早在數年前,奧頓爾雅酒店的運營主體奧頓(蕪湖)酒店有限公司以及蕪湖奧頓酒店管理集團有限公司、公司實際控制人馬某等,就因為借款合同糾紛,被包括農業銀行蕪湖分行、招商銀行蕪湖分行、東亞銀行合肥分行等多家銀行和個人起訴,且結果都為敗訴,涉案金額近億元人民幣。人民法院的官網信息還顯示,奧頓爾雅酒店的經營主體奧頓(蕪湖)酒店有限公司已經被列入失信名單。

記者從這些生效司法判決書中還看到,在與銀行簽訂借款合同的同時,按照銀行的要求,奧頓(蕪湖)酒店有限公司均將酒店名下的房產、土地等不動產進行了抵押。實際控制人馬某等也多次以個人名義提供了擔保。也就是説,按照法律規定,在奧頓(蕪湖)酒店有限公司等方面沒有依法償還完這些銀行借款前,奧頓爾雅酒店的那些房子隨時存在被拍賣的風險。而一旦拍賣完成,蕪湖市民熟悉的老“蕪湖飯店”,又可能在20多年後,再度易主。

記者還注意到蕪湖市鏡湖區人民法院公開的一份(2019)皖0202執518號執行裁定書。該裁定書寫到,本院在執行居住在北京的自然人於某與奧頓(蕪湖)酒店有限公司民間借貸糾紛一案中,查明被執行人名下無足額存款及房產登記信息。已查封被執行人名下車輛,該車輛暫無法查控處置,已將被執行人納入失信名單併發出限制消費令,已向申請執行人告知執行情況。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五百一十九條、《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執行案件立案、結案若干問題的意見》第十六條之規定,裁定如下:終結本次執行程序。申請執行人發現被執行人有可供執行財產的,可以再次申請執行。

這則裁定書透露,截止到2019年,法院查明的信息顯示,奧頓(蕪湖)酒店有限公司名下已無足額存款及房產。奧頓爾雅酒店已經成了一座“空中樓閣”。

大江晚報記者 夏成俊 文/攝